区块链代币泡沫堆积 炒币人2个月赔掉上千万

  • 发表于 2018-05-23 11:05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去年9月4日,央行发布的文件明确叫停了代币发行融资——也就是ICO禁令。这种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的行为,在国内被明令禁止。现在半年多的时间过去了,这些标榜着“区块链技术”的“虚拟货币”,市场又是怎样的情况呢?

杨超是一位虚拟货币投资者,今年1月,他看到比特币价格大幅上涨,便筹钱进行了投资,但仅仅两个月的时间里,他就赔掉了上千万。

杨超说,比特币当时买入的价格是10万元钱一个,他以这个价格买入了将近三百万的比特币。之后比特币的价格就开始下滑,每跌10%,他就再买现货。

实际上,这不是杨超第一次炒币。在代币发行融资和交易平台被禁之前,他的亏损已经超过了200万。心有不甘的杨超认为,央行出台的ICO禁令对于他这样的投资者并没有任何影响。于是,再次入场的结果更加令人失望。

杨超表示,他这样的投资者还不在少数,整个群里加起来有接近七八百人,最少的也亏了十几万。

杨超之所以投资虚拟货币,主要是源于价格的大起大落。比特币从2009年出现,那时每个比特币还不到一分钱,不到十年的时间,价格一度突破了12万元人民币,在如此疯涨的行情下,可以一夜暴富的心态吸引着大量投资者入场。

百度与天津市人民政府达成合作 利用区块链技术共建AI CITY

  • 发表于 2018-05-21 15:45

5月21日消息 日前,百度与天津市人民政府达成战略合作,两者将借由各自拥有的技术资源与政府资源,共同打造“天津智港”,将百度“AI CITY”战略在天津的落地与赋能。其中区块链是百度AI CITY中的重点技术之一。

百度表示,将综合运用人工智能、云计算、物联网、区块链等技术能力,助力天津滨海新区、中新生态城东丽区智慧城市建设,与天津市政府共同打造人工智能驱动的智慧城市标杆示范点。

百度在AI领域布局由来已久,并且根据潮流与趋势,逐渐将区块链、云计算与物联网等技术引入其中。其中区块链作为最新最前沿的技术,百度已经在金融等领域开始应用。而AI CITY战略中,区块链技术也将发挥重要的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上周五(5月18日),主导AI与其他新技术的改革者——百度总裁兼COO陆奇宣布离职,这被广泛认为是百度内部争斗的结果。但无论离职原因如何,陆奇试图将百度带上科技之路的战略,或许就此告终。而百度未来的在区块链、AI、物联网等技术领域的战略方向,破朔迷离。

摩根大通申请区块链专利 或成瑞波竞争者

  • 发表于 2018-05-21 15:44

摩根大通最近再次成为虚拟货币业界的话题。他们刚刚公布了以区块链的分散型分账技术(DLT)作为支撑的P2P汇款网络专利申请。部分虚拟货币粉丝对这一举动评价其极其虚伪。“摩根大通应该对将比特币以及虚拟货币卷入令人疑惑的漩涡中负责。”

比特币是欺诈的一种

CEO詹姆斯・戴蒙和摩根大通2017年的传说许多虚拟货币粉丝仍旧记忆犹新。17年9月,CEO戴蒙把比特币称作“欺诈”。这个恶名昭著的词汇正是这个传说的开始。之后,摩根大通便大批量购买了比特币。

更不可思议的是,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戴蒙就表示:“政府需要马上就禁止比特币。”并强烈指责了比特币。同时放话称“虚拟货币没有任何价值”,并向整个业界宣战。而且还表示,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将比特币投资者称为“白痴”,并补充说:“会为此付出代价。”。

但是,摩根大通大通于17年11月,根据芝商所(CME)的调查,发表了进行比特币期货交易的计划,由此可见,银行方面的战略和CEO的想法并不一定是一致的。17年12月,摩根大通的战略分析就指出“期货市场被限制,就赋予比特币合法性”。

大佬们纷纷唱衰比特币 马云也称其是泡沫

  • 发表于 2018-05-17 10:52

5月16日,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科学技术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和天津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二届世界智能大会于天津梅江会展中心举行。本届大会以“智能时代:新进展、新趋势、新举措”为主题,通过举办会议、展览、赛事和智能体验等一系列活动,在探讨人工智能产、学、研、用的同时,区块链成为大会热词。

在第二届世界智能大会上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表示,区块链不是泡沫,但比特币是泡沫。

发言称:“我认为区块链不是泡沫,比特币是。我们对区块链技术没有深刻理解,今天区块链不是一个巨大的金矿,而是一个解决方案,解决数据和隐私安全的解决方案,为社会创造价值。现在很多人把它当做挣钱的东西,这就完了。我个人非常看好区块链技术,已经有几年研究,我当时根本不明白,但我听到它能解决隐私安全问题时,阿里巴巴就做研究,我们有最多区块链技术的专利。我们有几万亿交易额,没有安全保证是要死人的。”

推特CEO:希望比特币成为互联网原生货币

  • 发表于 2018-05-17 10:52

根据美国财经网站CNBC报道,移动支付应用公司Square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Jack Dorsey)希望他的公司能够将加密货币变成全球支付的合法手段。

周三在纽约举行的区块链共识大会上,多西说道:“互联网将会拥有原生货币,所以我们不要等待它出现,让我们来帮助它实现。我不知道这一原生货币是不是比特币,但是我希望是它。”

同时也是推特首席执行官的他表示,他是比特币的狂热粉丝,并对于比特币的底层区块链技术十分赞赏。

他说,使用比特币或者其他加密货币作为全球货币可以降低支付公司Square进入新市场的障碍。

多西说:“如果我们今天就能够使用这一加密货币,我们可以在世界各地的每个应用程序商店中发布我们的应用,而不是我们所在的五个应用程序商店。由于Square需要处理货币许可,Dorsey表示,公司必须以不同的方式对待每一个市场,寻找不同的银行进行合作,并且根据不同国家与监管机构开展合作。”

彭博社:泰国将对加密货币进行监管 周日正式生效

  • 发表于 2018-05-14 16:33

据彭博社报道,在泰国《皇家公报》发布了泰国将对加密货币进行监管的消息之后,这项法律将于周日正式生效。 该项法律规定,加密货币的定义为数字资产以及数字代币,并且指定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作为官方的虚拟资产活动的控制方与监管方。

在该项法律生效的90天内,加密货币销售方需要在SEC进行注册。

任何对公众进行的数字代币推广活动都必须经过SEC的批准。

SEC拥有对任何在数字资产方面故意做出不当行为的当事人进行处罚的权力。

荷兰将区块链写入国家议程 数百万欧元支持技术研发

  • 发表于 2018-05-10 17:14

5月10日讯 作为荷兰对欧洲区块链研发规划和工作计划贡献的重要组成部分,荷兰政府、国家智库和商界共同制定了首个国家区块链议程,并且承诺将投入数百万欧元资金。

据悉,荷兰区块链联盟Dutch Blockchain Coalition负责人罗伯•范•海索(Rob van Gijzel)对外披露了该议程,他表示荷兰政府和企业机构组织确认会对区块链技术的科研工作投入数百万欧元,同时要要求该国国内从事事应用科学的高校和其他机构的研究人员进一步开展区块链技术研究活动,并积极鼓励包括个人、学生和政府项目进行区块链创新。

目前,荷兰政府已经决定由荷兰经济事务和气候政策部旗下TopTeamICT小组负责开展国家区块链议程执行工作,该小组此前领导了该国多项国家经济政策。

事实上,本次荷兰国家区块链议程几乎涵盖了与区块链发展相关的所有行业领域,包括技术、法律问题、经济影响和道德规范,以及应用研究问题等。

法国比特币诈骗案频发 一受害者被骗金额高达528万元

  • 发表于 2018-05-10 17:13

据《法兰西西部报》5月9日报道,法国波尔多地区出现比特币诈骗案,受害者人数多达15人,且人数还在不断增加。据报道,受害者希望通过一家投资平台投资比特币获利,其中一位受害者被骗金额高达7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528.72万元)。

事情的真实情况是,位于境外的这家投资平台对他们实施了诈骗。法国新阿基坦地区已接到大约15位受害者的报警,每位受害者被骗金额达几万欧元。

其中一位受害者为了投资比特币获利,卖掉了两套房子,被骗金额达70万欧元。这笔钱被骗后被转移到了保加利亚的账户,后经转以色列账户,最后转入亚洲的账户。

波尔多地方司法警察局的经济金融事务负责人表示,被骗的人数还在增加,报警人数也随之增加,并警告称,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些受害者最初都认为这是一项利润极高。

波尔多警局局长也提醒人们,一旦发现自己被骗,要快速报警。因为短时间内被骗的款项才有被追回的可能性。为了防止人们继续受骗,法国证券监管机构已将这一投资平台的黑名单公布到网上。

赵长鹏不需要朋友

  • 发表于 2018-05-09 09:23

《让子弹飞》中,汤师爷谆谆教诲县长如何跪着才能挣到钱,张麻子白眼一翻,拍了一把手枪在桌上。

有枪的人不需要跪着挣钱。

昨夜,赵长鹏发了个推特,要和红杉资本中国决裂。

他在推特上表示,“可能会很快要求所有申请在币安上线的项目披露其是否与红杉有直接或间接关系。”这句话被那些他diss过的区块链媒体写成了“币安将彻底清理出一切与红杉资本有关的项目”。

消息一出,与红杉资本有关的项目——Fil(Futures)下跌4.21%,IOST下跌7.17%。

今天早上,币安的首席客服何一小姐忙不迭地解释:“披露是个中性词”、“要求披露信息不过分”。

pLtG9MImj7KZhlQHjGMNuF6TN2gHp2RtZ0EgxWGi.jpeg

口气依旧是大姐大的口气,可总归是在给赵长鹏擦屁股。她是赵长鹏的老朋友了,从赵还在给人打工的时候就建立起的革命友谊,历经监管风暴、颠沛流离而不离不弃,真情自在不言中。

页面